扎拉布案(二):埃尔多安为何如此愤怒?

作者:伊利汉.塔然

近日,负责扎拉布(Reza Zarrab)案的 Richard Berman法官公开了一份文件——《第366号文件》, 其中之一是扎拉布的供词。该文件显示,扎拉布已承认所有指控,请注意文件的签署日期是2017年10月26日。也就是说,扎拉布在一个月前已同意成为证人。

扎拉布明确表示,他承认所有指控,并强调在签署文件时没有受到任何外部压力。

“请让我说明,不存在毒品、酒精或类似影响我做出决定的因素。”

他接受总共七项指控,包括“使用网络公司‘诱惑’美国的数家银行在5年时间里违反国际制裁令,向伊朗非法转移资金”、“企图贿赂监狱管理人员”等。我们可以确定,扎拉布已认罪,并将配合美国纽约检察官作证。

现在该案已经在曼哈顿下城法庭开审,并迅速成为土耳其政府官员、电视台甚至咖啡馆的最热门话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上周试图说服美国官员撤销此案的努力并没有成功,现在他转而愤怒地诋毁整个司法程序。

被指控操纵一个十多亿美元的非法交易,为伊朗出售石油和天然气并走私黄金的扎拉布已经与检方进行了辩诉交易,并可能揭露有关腐败和高层非法交易的关键性证据。一旦涉案人员被定罪,或者美国对涉案土耳其银行采取行动,埃尔多安先生可能面临的一个政治风险是他将无法在2019年或更早的时候举行的竞选中成功连任。

埃尔多安先生称扎拉布案的审判是去年土耳其未遂政变的延续,执政党正发党官员正大肆利用媒体将这起案件描述为对土耳其的阴谋和基于伪造的指控。周二,埃尔多安在每周议会例行讲话中说:“我们非常清楚,这其中的问题不仅影响我们党的未来,更影响我们国家的命运。” “这是一个在法治的掩护下制造的针对我国的陷阱。”

“为什么我应该担心呢?”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Mevlut Cavusoglu)在被问及如何看待扎拉布的证词时说: “我没有喝未经处理的牛奶,我为什么要担心自己的胃呢?”

而任职于纽约管理咨询公司GlobalSource Partners的土耳其分析师Atilla Yesilada则表示,政府的否定在一定程度上清楚地表明了对扎拉布案的担忧,包括可能对经济造成的影响。埃尔多安先生曾多次向美国官员提到该案,包括9月与特朗普总统的电话交谈。 现在该案检察官公布的新起诉书上,被告已经增加至9名。

即使扎拉案没有造成土美两国关系紧张,在过去的两年中,土耳其和美国之间的隔阂也在不断加大:土耳其指责美国支持在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美国不同意引渡伊斯兰学者法图拉·葛兰,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政府与总统埃尔多安指责服务国际(葛兰运动)是政变的幕后推手,法图拉.葛兰本人对此予以强烈否认并呼吁对政变进行国际调查。

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对埃尔多安先生逾加专制的统治表示担忧,特别是去年未遂政变后,土耳其当局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截至目前,政府已解职了近2万3千名军事人员,其中6511名军人、16409名军校学生,另有约130名将军和高级别军官遭到解职或停职,145711名公务员被开除,128998人被拘留,61247人被逮捕,约700名孩子和婴儿被关押在监狱。

这个普通黄金交易员是如何躲过制裁封锁,从土耳其和伊朗的交易中获利的?

对伊朗实施的石油禁运,使伊朗出售天然气和石油的收益无法以现金形式获得。另一方面,美国要求美元在土耳其的各个银行之间流通,不得交给伊朗。

2011年的最后一天,美国政府发布了《柯克-梅内德斯法案》(Kirk-Menendez),作为《2012年度国防授权法》的修正案该法案规定,在六个月的缓冲期后,美国将冻结和伊朗中央银行有生意往来的外国金融机构的账户,禁止它们在美国开设新业务。但是在2013年2月份,美国为土耳其等伊朗邻国免除了一些程序。 简单而言,美国表示,“作为(伊朗的)邻居,你可以买它的天然气和石油,这我不能干预。但是伊朗正在用这些收入制造核武器,这对你和世界都是一种威胁……所以你不能用支付现金的形式购买,只能通过相同金额的食品、药品或工业产品等实物支付。“

因此,扎拉布的获利方式有两种,一方面,他把钱通过中介从伊朗流向土耳其。他先从土耳其获得许可文件,然后在某大国设立四家幌子公司,利用该国的银行作为伊朗和土耳其交易的中介。另一方面,他们暗中将食品替换成黄金,取道迪拜运送到伊朗。

这意味着土耳其并没有利用将食品、药品或者工业产品与伊朗进行贸易的机会,将本国生产的商品销售到伊朗,白白浪费了为国家合法获取数十亿美元利润的机会,而只是充当了从迪拜到伊朗贸易链条的中转国。然而,经土耳其检察官调查,“中转食品交易”事实上并不存在。

那有什么呢?只有编造的贸易。换句话说,土耳其编造了从迪拜到伊朗之间并不存在的贸易之路,利用国有银行欺骗本国银行和相关机构。美国于2013年7月将黄金列入禁止向伊朗出售的物品名单,但扎拉布赶在制裁日期前就把黄金运到了伊朗。

埃尔多安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恪守联合国制止伊朗核武计划的制裁,但公开反对美国单方面对伊朗购买石油和天然气的制裁。精通外汇和黄金交易的扎拉布的“石油换黄金”计划,赢得了埃尔多安的称赞。

美方的起诉书中指出,扎拉布向土耳其银行高管、海关官员,包括前经济部长扎弗·卡格拉恩(Zafer Caglayan)、国有银行Halkbank前总经理Suleyman Aslan等人行贿数百万美元,而这位前经济部长先生正是检察官所说的现在仍然逍遥法外的被告之一。 2012年10月6日,扎拉布正是经由他与Suleyman Aslan开始合作。 有消息称,当时Caglayan高兴地向他的助手哈帕尼(Abdullah Happani)表示:“成了,Suleyman会做所有的事。”之后,哈帕尼提醒扎拉布:“你要多给这个人(Suleyman)一些钱。”扎拉布说,“你知道这些钱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哈帕尼表示,必须要喂饱Suleyman才行。

那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为何对这起案件表示愤怒?

事实上,扎拉布是埃尔多安政府与美国之间所有紧张关系的源头。为了拯救扎拉布,埃尔多安已经做了能做的一切,但并未成功。

因此,现在他正试图通过加剧与美国的对抗来加强自己在土耳其的地位。 无论如何,美国并没有接受这个威胁。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在白宫与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会晤之后,白宫发表的“强硬”的外交声明具有重要意义。

另一方面,据美国媒体透露扎拉布案可能涉及埃尔多安,扎拉布的陈述将会成为埃尔多安的噩梦。 有专家认为,埃尔多安真正担心的并不是他在扎拉布案中的位置,因为土耳其政坛的任何丑闻无法让埃尔多安难堪,他真正担心的是自己设置的系统将有被打破的风险。

一些专家认为,扎拉布案可能会对6家相关土耳其银行造成几十亿美元的巨大经济损失,甚至达到使这些银行“离开国际体系”的严重程度。 这才是       ““““““““““““““““埃尔多安真正的恐惧和愤怒。因为在过去几年中,美国因欧洲银行违反对苏丹、伊朗、朝鲜、古巴等国家的制裁,对其处以了高达500亿美元的巨额惩罚,具体如下:

法国巴黎银行:因涉嫌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被罚款89亿美元

汇丰银行:因洗钱和违反对朝鲜、伊朗的制裁,被罚款19亿美元

渣打银行:因违反对伊朗的制裁,被罚款9.67亿美元

农业信贷:因违反对伊朗、苏丹的制裁,被罚款7.87亿美元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因违反对伊朗、苏丹的制裁,被罚款1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6家银行正是埃尔多安建立系统的基础,特别是Halkbank银行。通过这些银行,埃尔多安控制了土耳其国内超过95%的媒体,更为重要的是,确立了支持自己的商人愈加富有的经济规则。

也就是说,这些银行是埃尔多安为自己和追随者建立的“幸福链”的核心。 如果因为扎拉布案它们被清退出国际系统,埃尔多安苦心经营的系统将受到严重破坏,不仅他本人及周边亲密人士会损失严重,而且土耳其的经济也将全面崩溃。 所以有专家认为,扎拉布案意味着“埃尔多安政权的终究”。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是借2002年经济危机上台的,而2017年新一轮经济危机将会成为他们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