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却这样描述服务国际!

近日,德国左翼政党接受土耳其执政党正发党的推论向联邦政府提交了一份有关服务国际的问询案。联邦政府官方答复如下:服务国际的基石是教育和人力培养。

据了解,在2017年2月慕尼黑安全峰会上,土耳其情报局(MIT)局长哈卡恩·菲当(Hakan Fidan)向会议提交一份有关服务国际的文件。很显然哈卡恩·菲当希望得到德国政府的支持。在他提交的文件中,包含458人的个人信息,即联系方式、家庭住址、照片等,以及202家与服务国际有关联的协会、学校和机构的信息。

德国对外情报局主席布鲁诺·卡尔收到该文件后,将其转发给联邦政府、国内情报机构。同时联邦刑警局、联邦总检察长、国家宪法保护局和国家警察局也收到相关的信息。此后国家安全机构提醒该名单中的土耳其人“不管在德国还是在土耳其,你们都不要去土耳其外交机构。” 联邦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ere)认为这份名单是使德土关系紧张的一种“挑衅”。

布鲁诺·卡尔在接受《明镜》杂志采访时说,“土耳其政府在不同的平台就7月15日的未遂政变,多次指责服务国际,但是都没有成功。这个未遂政变给土耳其当局提供了一个大肆逮捕并彻底清除服务国际的借口。服务国际并不是恐怖组织,而是一个从事世俗和宗教教育的社会民间机构。”

联邦政府在回答左翼政党的质疑时强调依法治国规则,出于保护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信息来源的考虑,联邦政府并未仔细回答有关服务国际和未遂政变的问题。

服务运动的追随者多数接受过高等教育,并频繁参加学术及贸易活动

德国执政党在回答左翼政党的提问时强调:教育及培养活动是服务国际的基石,服务国际的多数志愿者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并频繁参与学术与贸易活动。

在德国,关心服务国际的土耳其人及德国人数量不断增加。然而,一些来自土耳其的官方人士或平民会与德国人谈论土耳其发生的那些众所周知的事情,并且为他们的观点提供所谓的“证明”。这些也是舆论对服务国际的批判与负面看法增加的原因之一。

德国有16个省,这也意味着有16个不同的议会,算上联邦议会,总数则达到了17。迄今为止不同的省份针对服务国际提出了很多质疑。最近向联邦议会及总理默克尔提出的问题数量已超过20。

左翼政党领导人Ulla Jelpke在记者发布会上对政府的相关回答提出质疑:“政府为何对库尔德工人党所受的制裁保持沉默却要支持服务国际?”对此,联邦议会强调,库尔德工人党是确定无疑的恐怖组织,而服务国际与他们并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