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债务危机在土耳其成为一种流行病

周一,土耳其历史最悠久的旅游公司之一Alkoclar寻求破产保护,成为今年3000多家被债务危机击垮的公司之一。该公司律师在法庭简报中陈述的破产理由是如此耳熟:银行要求还款,过期支票(土耳其版商业票据)无法偿还。同一天,土耳其知名度最高、长久来经营良好的私营医疗和保险提供商之一Acibadem宣布,为偿还国内债务融资,将出售其保加利亚分公司。

到目前为止,破产保护主要限于三个行业:建筑业、制鞋业和物流业。然而,最近的情况表明,这正在演变为一场经济界的“流行病”。政府正试图通过将债务负担推加到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解决该问题,这无疑只会加重疾病,并最终使土耳其的骄傲——世界闻名的银行业身染重症。

为什么土耳其公司纷纷倒下?

许多房地产公司被政府无止境的激励和不断上涨的房价宣传愚弄,一开始就过度扩张。然而,随着购房者的缩减,政府推迟了向承包商付款并取消了大量基建合同,这个行业就难逃多米诺骨牌般倾覆的命运。当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因自然原因逐渐消退时,该行业将不得不面临紧缩。

另一个行业则因非自身因素陷入低迷状态,即电力生产和分配。电力成本飙升耗尽了现金流,整个行业面临重组。

但是,当我们对寻求第11章保护的公司进行逐一案例分析后,发现其中的共同点和整体经济趋势逐渐清晰,即拖欠问题,买家推迟付款。贷款利率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从15到20 %间,飙升至40 %,债务偿还变得难上加难。

它不会变得更好

破产保护并不能为那些寻求保护的人提供任何救济,土耳其的经济衰退现在仅仅拉开了序幕,预计未来6 – 12个月内情况会变得更糟。

降低通货膨胀的努力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由于里拉销售与利息支付不匹配,以高名义利率签订的贷款将无法提供服务。这就是众所周知的债务——通货紧缩螺旋,它正直接威胁经济的整体稳定。

最后,但也许是最重要的,银行已经缺乏流动性以发放新贷款。土耳其是一个低储蓄国家,随着信贷繁荣的消退,银行关注的是收款,而不是扩大贷款账户。

政府将这个问题推给了银行

政府无法制定一个连贯且全面的应对方法,银行压力测试正在进行中,但是没有人知道这只是试图粉饰不良贷款问题的表演,还是强迫股东投资新股票的新花样。政府渠道没有传出关于资本化和融资的任何消息。

相反,政府在银行业监管机构BRSA的充分帮助下,正在要求银行自愿推迟债务延期,并且提供长久的宽限期。最新的总统令要求,银行重组所有信用担保基金担保的贷款,最长期限为10年,之后才能注销这些贷款并申请退款。

受“冻结”贷款困扰,银行对风险极度敏感,甚至拒绝向有价值的公司客户提供信贷,并且收取更高的利率,以补偿不断上升的破产保护风险。

土耳其企业已经坠入了一个恶性循环系统,脆弱的公司之间交叉感染,最终使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身染重疾”。这种螺旋式下沉无法自行恢复,国家必须进行干预,即从国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那里寻求资金和专业知识,不然,土耳其的“日本时刻”可能会旷日持久。


原文:

http://www.paraanaliz.com/intelligence/debt-distress-becomes-epidemic/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