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鼓动中国穆斯林参加圣战

作者:阿卜杜拉·博泽库尔特

土耳其对叙利亚阿弗林地区发动的“欠考虑的战争”进一步暴露了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的伊斯兰政权和其民族主义伙伴如何煽动中国穆斯林,特别是维吾尔人,进行代理战争,以达到他们的政治和宗教目的。

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MİT)在维吾尔人和其他来自中亚国家的穆斯林团体之间建立的秘密网络,不仅运送和支持中国新疆地区的“圣战”分子,即那些身经百战、最危险的,类似俄罗斯车臣地区的激进分子,而且还涉及到一系列在国内和海外的公关活动以“动员”、煽动更多的流散维族群体。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模式,因为埃尔多安和他的同伙在国家资源的支持下一直在维吾尔人中播撒“圣战”思维的种子,这种支持有时表现为发放护照和旅行证件,有时涉及到为他们提供武器和后勤用品。

埃尔多安本人经常反复引用大量支持战争的所谓“宗教言论”,在上周土耳其政府批准和鼓励的狂热的战争动员后,我们看到土耳其维吾尔社区的严重激进化程度。2018年3月10日,约700名来自中国的穆斯林访问了东南部土叙交界的哈塔伊省(Hatay),并出现在了该省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总部,表达了他们希望参加阿弗林战役的愿望。

东土耳其文化和团结协会主席塞伊特·图姆土克(Seyit Tumturk)代表该组织表示: “我们希望与土耳其军队一起并肩战斗。”他坐在哈塔伊省正发党省主席伊布拉欣·居勒(İbrahim Güler)旁边说:“今天居住在土耳其的成千上万的东突厥斯坦人的心以及东突厥斯坦(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3500万人的心正在与土耳其、土耳其军队和土耳其(参战)部队一起跳动。”

他要求AKP傀儡居勒把这个信息转达给埃尔多安,并称他们已准备好参加土耳其军队并与土耳其部队一起在叙利亚进行战斗。他明确表示,来自东突厥斯坦的穆斯林访问边境城市,传达了一个信息,即中国的穆斯林正在接受埃尔多安总司令的指挥,只要他一声令下,他们就准备好为真主和土耳其牺牲生命。之后,该小组参加了为阿弗林攻势中受伤人员献血的活动,并参观了哈塔伊省的警察特别行动总部。

2018年3月4日发生在伊斯坦布尔的另一个事件是,与土耳其总统有密切关系的大团结党(BBP)的青年分支Alperenler组织与维吾尔人举行集会,表明他们对政府的支持。出席集会的是东突厥斯坦教育协会主席赫达耶提·欧桑(Hidayet Oğuzhan),他发誓说: “来自东突厥斯坦的30万人将直面攻击土耳其的邪恶轴线。”

欧桑强调中国的穆斯林支持土耳其对叙利亚阿弗林地区发动的军事行动,他说:“土耳其是伊斯兰世界的最后堡垒,所有来自东突厥斯坦的人都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它。我们希望这不仅仅是东突厥斯坦被压迫的四千多万人强大的国家的声音,这当然是我们的责任。但是我们还应意识到今天最重要的目标,就是保护和维护土耳其这个国家,这是整个穆斯林乌玛(Ummah)和伊斯兰世界最后的希望灯塔,是伊斯兰教的最后堡垒。“欧桑告诉参与集会的人员。

所有这些抗议和演讲都是由土耳其国营新闻机构阿纳多卢通讯社转播的,通过亲埃尔多安的媒体将这些信息传播给更广泛的受众,这看起来像是由埃尔多安及其同事精心策划的公共关系活动的一部分,旨在将极端的伊斯兰主义意识形态灌输给土耳其社会的方方面面,并利用该意识形态充当对土耳其和国外圣战网络的催化剂。难怪中国的穆斯林成为在土耳其情报部门的“帮助”下,通过土耳其领土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最大的“圣战分子”团体。

事实上,土耳其《广场报》(土语为Meydan Gazetesi)在2015年4月9日曾曝出一则消息,讲述了在伊斯坦布尔Zeytinburnu区的一座建筑里进行的一项秘密行动,包括向维吾尔人提供土耳其护照。这显然与土耳其情报机构脱不了干系,于是埃尔多安政府震怒了,警方于2016年7月突袭了该报的办公楼,之后该报被埃尔多安政权非法关闭,总编辑雷万特·凯尼泽(Levent Kenez)被拘留,第二天被释放。在政府发布新的逮捕令之前,他逃离了土耳其。政府毁坏了《广场报》所有文档记录,以销毁与维吾尔“圣战者”有关的这一丑陋生意的任何记录和证据。

最近几个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公开演讲中对于战争的描述,表明他试图将其政府的代理战争描述为“宗教圣战”。也许这只能在某种程度上与基地组织领导层或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叙述相比较(ISIL、ISIS或阿拉伯语首字母缩写为Daesh)。

首先,他一再表示该军事行动的名称“橄榄枝”来自伊斯兰教经典《古兰经》经文的启发。例如,2018年2月9日,他在自己的宫殿里告诉土耳其全国各地的村长(muhtar),他从《古兰经》中受到启发,将阿弗林军事行动命名为“橄榄枝行动”,并背诵了《古兰经》95:1节。 3月10日他重复了同样的说法,甚至进一步诵读了第95章的其他经文,其中提到了安全的城市,即沙特阿拉伯城市麦加。他说,他的部队正在神的允许下,朝着安全的城市前进,这肯定会得罪沙特阿拉伯的统治者。3月7日,埃尔多安再次背诵了《古兰经》第61章的经文,并说:“知道这一点。我们被(真主)命令发动(战争)运动,胜利属于真主。不要忘记这一点。真主在(古兰经)经文中说了什么? 安拉的援助和即将到来的胜利。”

第二天国际妇女节,埃尔多安在演讲中誓言购买先进的军事设备,包括核导弹。同时将土耳其的军事能力与美军的能力进行比较。他声称土耳其拥有信仰真主的力量,而且他的人民以殉难以荣,这一点与美国迥异。他要求每位女性至少生育三个孩子,让土耳其变得更强大。他还表示:“如果我们增加年轻人口,西方将寻找一个藏身之地。” 他称,西方正在衰落,我们需要获得更多的力量。

很明显,世界正面临一个鲁莽而狂热的领导人的挑战,他将目光瞄准了处于困境中的ISIL领导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的哈里发位置,并使用代理伊斯兰组织破坏邻国和其他国家的稳定。这不仅是反西方,实际上也是反亚洲的,因为这可能会破坏俄罗斯、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社区的社会凝聚力。埃尔多安政府的政策选择越来越表现出,他将自己塑造成世界上所有穆斯林的领袖的野心。而埃尔多安与巴格达迪唯一的区别是,前者指挥着北约第二大军队,并手握土耳其国家资源。

不幸的是,反对他独裁统治的制衡几乎全部崩溃了,而反对派则处于混乱状态。因大约200家媒体被关闭、250名记者入狱,土耳其国内的媒体审查已不复存在。迫于埃尔多安政府的压力,刑事司法系统未能起诉圣战团体,因为政府自2016年起已清除了所有法官和检察官中的三分之一。

土耳其政府的助手,佩林切克(Doğu Perinçek)带领了一个新民族主义团体授权、协助和教唆埃尔多安的统治,并对埃尔多安的批评者进行前所未有的镇压,特别是“服务国际”(葛兰运动)的成员。尽管承受着无情压制的冲击,“服务国际”(葛兰运动)坚定地反对所有强加于它的压迫性规则。顺便说一句,虽然佩林切克在北京表面上与中国共产党领导层达成合作,实际上他自己在情报和军事方面的秘密组织已经组织维吾尔人参加“圣战”活动,这确实很讽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