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尔多安的背后是谁?(一)

作者:俄非·恰满

冷战期间,土耳其的对外政策植根于政治现实主义,在这个框架下,军队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考虑到当时土耳其的国力仍不足以保证其免受“北方巨大邻国”(许多土耳其政策制定者对苏联的描述)的侵害,因此它必须联合北约,以维护国家独立和领土完整。

然而伴随着冷战的结束,形势剧变。苏联的威胁不复存在,后苏联时代的高加索和中亚对土耳其而言充满了新机遇,特别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这些国家不仅与土耳其具有相同的文化、语言和宗教背景,而且还拥有大量其匮乏的能源和广阔的市场前景。加之,巴尔干半岛长期以来一直被土国政治精英视为前奥斯曼帝国的领土。

土耳其人很快意识到,摆脱西方并在全球范围内增强影响力,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话题。然而,在现实层面它却缺乏行动基础,土耳其惟有与其他大国合作,才能制衡并逐渐独立于西方。

1997年2月“修斯兰主义者内梅特丁·埃尔巴坎的联合政府赶下台的行动,事实却并非如此。虽然此次行动出自世俗的军事官员之手,但他们在外交政策上并不亲西方,他们并不认同欧盟的哥本哈根标准(欧盟候选国的民主标准),认为其试图加强库尔德分离主义,这将破坏土耳其的统一。例如,土耳其战争学院的指挥官明确表示,加入欧盟将动摇土耳其的稳定。

此后,“社会民主党”共和人民党(CHP)中的左翼民族主义派别的力量日趋强大,他们愈发反对土耳其的民主化改革,并称其为让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亲欧洲和亲西方的动力来自伊斯兰正义与发展党(AKP),该党声称自己是土耳其政治派系的民主中心。

从1997年备忘录到2005年,土耳其军事和文职官僚机构逐渐认同欧盟导向和正发党政府的民主化改革进程。此外,绝大多数公民,特别是库尔德人、自由主义者、民主党人、其他少数民族、葛兰同情者和其他伊斯兰组织,都支持欧盟战略,并相信土耳其将成为欧盟成员国。

土耳其外交政策中的“博弈思想”被强调所取得到改善,大量的外国投资使经济蓬勃发展。此过程中,土耳其军队的影响力减弱,国内政治制度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得到提高。

土耳其恢复了与希腊的关系,并通过谈判使自1974年以来一直处于分裂状态的塞浦路斯得以重新统一。它还开始了与亚美尼亚的关系正常化进程,并加强了与叙利亚、伊拉克、保加利亚、格鲁吉亚、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几乎所有周边国家的双边贸易关系。

(未完待续)


来源:https://www.turkishminute.com/2019/03/14/opinion-who-is-behind-erdogan/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