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政变审判中法官阻止知名记者批评埃尔多安

据称一名法官干涉包括娜子勒·吴乐嘉克(Nazlı Ilıcak)和阿尔坦兄弟在内的七名记者(未遂政变后被捕的)的辩护声明,并要求其中某一人停止批评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

伊斯坦布尔第26届高级刑事法院周一恢复了对记者们的审判,该审判将持续到2月16日,预计到时法院将结束诉讼。

除了记者吴乐嘉克、作家艾哈迈德·阿尔坦(Ahmet Altan)和默罕默德·阿尔坦(Mehmet Altan)以外,还有现在已被关的《时代报》的品牌营销经理雅库彭·希姆塞克(Yakup Şimşek)和艺术总监菲兹·亚子志(Fevzi Yazıcı)、前警察学院讲师徐克鲁·图卢·吴泽谢鼓(ŞükrüTuğrulÖzşengül)和广告公司经理体别特·穆拉特·桑利曼(Tibet Murat Sanlıman)都是在审判中的嫌疑人。桑利曼早前已被保释。

周二在伊斯坦布尔斯利夫里监狱大楼举行的伊斯坦布尔第26届高级刑事法庭的听证会上,阿尔坦兄弟和吴乐嘉克提出了他们的最终辩护声明。

在他的名为“Ahmaklığın Adaleti”(愚蠢的正义)的辩护声明中,艾哈迈德·阿尔坦,也是一位着名的小说家,否认政变指控,并说他不是依据法律入狱,而是因为“一人制度”的要求而入狱。

当艾哈迈德·阿尔坦对总统埃尔多安和正义与发展党(AKP)提出批评时,审判长干预并说:“这不是适当为批评尊敬的总统的地点。” 法官还威胁要关闭阿尔坦的麦克风,说他正在超越防守极限。

在他的辩护中,阿尔坦指责AKP政府试图通过重燃民族主义继续掌权,称尽管如此该党的选票减少,并且该党的政策已经开始受到其选民的质疑。这位记者说,AKP政府很快就会离开政权,一场糟糕的戏剧即将结束。

“如果一个暴君不公正地惩罚其批评者,他也将面临同样的惩罚。让人去断头台的人自己去了断头台,让人流亡的人被派去流亡。暴君施加的惩罚也被标记为他们自己的命运地图上的目的地。现在,你想在监狱里杀死我。在提到所有这些事实后,我现在告诉你:我准备死在监狱里。我在问你:你呢?你准备好在监狱中死去吗?因为你将发布的惩罚将被记录在你的命运地图上,“阿尔坦在辩护中这样说。

艾哈迈德·阿尔坦、默罕默德·阿尔坦和吴乐嘉克等17名被告记者以加入葛兰运动所谓的“媒体部门”的指责被指控,同时被土耳其政府指责参加2016年7月15日未遂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