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的“国家”概念:伊斯兰教与伊斯兰主义的冲突

作者:伊利汉•塔然

最近,土耳其一位支持政治伊斯兰的亲埃尔多安作家说:“宗教是国家,国家是宗教。”不幸的是,他们对宗教与国家关系的看法,已经成为一个盲目相信伊斯兰教意识形态的团体的共同思想。

在古兰经中甚至没有“国家”一词

“成立政教合一的国家”,伊斯兰教中有如此的教育吗?伊斯兰教的存在是否只是为了建立一个国家呢?“古兰经”和“圣训”等两个主要来源是否将国家的建立作为宗教的核心?

当然不!

宗教的目的,古兰经的宗旨和先知(圣)的圣训并不是为了建立一个国家。当把伊斯兰教的意义置于国家建设之时,就使这个宗教变得完全物质化和普遍的意识形态,缩小了意义。

在古兰经中,不存在任何一个类似“国家”的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表现。而且在古兰经六千多节的句子中并没有类似“信徒建立国家”的句子,这是另一个明确的事实。这就表明:伊斯兰教的根本目标不是管理国家。

在土耳其有的学者认为,伊斯兰教是一种宗教。这个宗教并不提倡一个具体的时间、空间和人民的制度,并不强加任何政治制度。

那么伊斯兰对国家的期望是什么呢?

它阐述了国家行政管理的基本原则和规范,并希望得到传达。 那么这些是什么?正义,议会,咨询,自由,平等……。不论这些原则是由何种政治制度统治的,它并不会被视为与伊斯兰教的行政方式相左。因此,在过去几个世纪许多统治穆斯林的政府都将自己看成伊斯兰教国家,穆斯林也根据上述原则将不同形式的政府视为伊斯兰教国家。这些国家按照各自的条件和基本原则的必要性,受到苏丹或者议会制度的统治。

不少伊斯兰学者认为,宪法君主制,共和国和民主是符合伊斯兰教教义的,因为它们都是以古兰经和圣训中提及的“建立正义”为基础的政治制度。所以我们可以说,伊斯兰教不施加并强制执行某一制度。

土耳其伊斯兰主义者的巨大变化和极端变态

政治伊斯兰主义者主张国家敌视,倡导残酷地使用国家机制,并将不相信这些观念的人称为“国家主义”阶级,进而忽视他们。这些政治伊斯兰主义者曾经以“偶像”和“塔朱特”这个概念来代替国家概念,并叫嚣“世俗国家,当然要被摧毁”。现在这些人每天通过神化国家,并强加不符的意义来表达他们对国家的所谓“忠诚”。

政治伊斯兰在反对某一政权时总是强调正义, 但是一旦夺取权力,就会演变成比暴君更残酷的政权。他们现在将贿赂、盗窃、腐败等可怕的罪恶描述成“为了国家而做的行为”。他们滥用伊斯兰教来掩盖所犯的错误。虽然过去土耳其也曾出现过类似丑陋的例子,但是从未使用过如此低劣的神化手段。

在伊斯兰世界(主要是政治伊斯兰)不能正确地理解国家概念的情况下,个人的价值和社会的重要性都不能被正确地理解。当试图通过信仰理解每一个政治主题时,混乱往往是从指责他人为诽谤开始的,而且这种混乱将会不可避免地产生歧视和迫害。这不能给伊斯兰世界和全球带来和平。

那些认为自己是真主安拉的人

一位参与拘留阿达纳省50多人行动的土耳其警察曾在现场大喊:“我是真主安拉,我是国家!”请注意,他在说完“我是真主安拉”之后,直接说道“我是国家”。这表明这位国家公务人员的意识何其狂妄。从这些可怕的观点和不尊重他人生命的行为中,政治伊斯兰对于国家概念的狂热崇拜可见一斑。

这与长久以来在土耳其伊斯兰教和世俗主义可以和平共处的情况截然相反。过去,世俗主义者在这个穆斯林国家更容易表达自己,但现在土耳其正面临宗教完全政治化的危险。

另一位亲AKP的政治伊斯兰记者说:“杀掉这些服务国际(葛兰运动)的同情者,(按照伊斯兰教教规)是必要的。一个强大的土耳其国家必须表现绝对权力,屠杀同情服务国际(葛兰运动)的人的婴儿也是必要的。”

试问,这种逻辑与ISIS的逻辑又有何不同之处? 之前土耳其一直努力推动终结激进的伊斯兰教,并积极调和世俗主义与宗教的矛盾冲突,曾经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希望。但不幸的是,如今在政治伊斯兰的影响下,土耳其这块土地已经成为威胁所属地区和世界安全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