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正在成为黑手党国家吗?

作者 Ryan Gingeras

扎拉布(Reza Zarrab)案件和有组织犯罪的猖獗

本周早些时候,对拥有土耳其-伊朗双重国籍的商人扎拉布(Reza Zarrab)的庭审在下曼哈顿进行。扎拉布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关系甚密,他涉嫌绕过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暗中和伊朗进行石油和金钱的交易,其帮凶有可能是土耳其政府各部长的亲属和同伙。(美国政府曾在2016年3月逮捕过扎拉布,当时他正在佛罗里达的迈阿密度假。)但是在庭审之后不久,他所面临的指控均被撤销。

周三时,他反而作为目击者,宣称自己为了绕开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曾向土耳其原经济部长行贿。整个事件可能牵连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因此让他坐立不安。他严厉抨击美国,指责其已沦为推翻土耳其政权阴谋的牺牲品。埃尔多安坚称,真正的罪犯,是法图拉·葛兰。葛兰是著名的服务国际的精神领袖,目前流亡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埃尔多安声称葛兰策划了2016年7月的军事政变。

扎拉布案的关注度颇高,它代表着土耳其国内一个更大的趋势:那就是有组织犯罪的猖獗。在过去的十年中,土耳其境内非法贸易及走私活动愈演愈烈。其部分原因是由于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内战,以及2014年伊斯兰国抬头之后伊拉克国内局势每况愈下。这种动荡的局势使得土耳其南部边境附近的走私活动大规模泛滥。例如,土耳其主要的反毒品机构、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在2009年进行了近800项非法石油贸易卧底行动。而在2014年,卧底行动数量跃升至近5000项。2014年因涉嫌海洛因走私而被捕的人数超过8000人,是2009年的两倍,2001年的五倍。

土耳其非法活动的猖獗也和埃尔多安及其政府有关。政府在这些挑战面前缺乏决心和紧迫感。政府官员在走私活动泛滥之时却集体选择沉默。土政府长期无视国际社会的呼吁,拒绝关闭土叙边境。而众多外国武装分子正是通过土叙边境从土耳其入境叙利亚。2016年8月,土耳其军队越境进入叙利亚后,土政府才开始在土叙边境处修建560英里长的边防墙。土政府虽然最近抓获并逮捕了一些走私人员,并于3月截获100吨走私石油,但这都是迫于国际压力的无奈之举。此前有新闻爆出,土耳其和伊斯兰国控制区接壤处油品走私和其他犯罪活动猖獗。

除了不作为,土耳其政府似乎还直接参与了犯罪活动。最确凿的证据出现在2013年12月,土耳其检方因涉嫌洗钱、走私禁运品及行贿受贿逮捕了扎拉布和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四名重要的内阁部长的儿子。时任总理埃尔多安于2001年参与建党,与各位部长关系密切。虽然调查使得数名正义与发展党部长引咎辞职,但是埃尔多安还是公开指责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及其他机构,认为其教唆了这场他口中的“司法政变”。他将污水泼向葛兰,认为调查是他在秋天指责过服务国际后,葛兰在土耳其的支持者所采取的报复行为。2014年1月,当时埃尔多安已经成为总统,他使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中数千名职员被解雇或永久调离岗位。一个月之后,他释放了扎拉布,此案正式结案。

另一个令人忧心的状况出现在2015年4月,土耳其政府取消了外国游客入境土耳其时可携带的货币金额限制。这一做法表面上看是为了鼓励外国投资,但同时也引起了诸如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等国际观察机构的担忧。该机构长期以来一直呼吁土耳其加强其反洗钱法。

此外,在2016年3月,美国国务院发布了土耳其政府及法院金融监管透明度和工作效率报告。报告指出,土耳其的反洗钱体系“薄弱,缺乏必要的手段和能力来有效打击(恐怖主义融资活动)”。就在报告发布之前的一个月,意大利检方因埃尔多安的大儿子比拉尔(Bilal)涉嫌洗钱对其进行调查。虽然调查随后终止,指控得到撤销,但是比拉尔面临的法律困境和埃尔多安同伙2013年所面临的刑事诉讼多少有几分相似。

公众自然对这一系列事件心生怒气,但是让他们怒气渐消的是2016年7月15日的军事政变,以及随后的大规模肃清和逮捕事件。埃尔多安一直坚定的声称,葛兰在政变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这使得多数的土耳其媒体和公众都更加谨慎的看待2013年政府面临的行贿受贿和腐败指控。政府指控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参与政变,这使得公众觉得其他针对政府的犯罪调查,也是服务国际成员为了诋毁土耳其政府而假造出来的。

正是在这种假象之下,2014年,土耳其法官对臭名昭著的黑手党头目Sedat Peker的案件进行了改判。Sedat Peker因其右翼政治观点很快进入了埃尔多安的视野。随后,亲政府的各日报、媒体开始刊登埃尔多安和Peker亲密无间的照片。照片中,两人共同参加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正义与发展党忠诚人士的婚礼。像这样的图片很大程度上使得公众认为,土耳其正在成为一个实际意义上的黑手党国家。

土耳其官员及其媒体喉舌不仅不打击犯罪,反而将服务国际描述成当今土耳其最大的有组织犯罪活动的根源。所使用的称谓是FETO,即“法图拉恐怖组织”,这是土政府圈称呼服务国际时惯用的首字母缩写词。埃尔多安已经驱逐或逮捕了数千名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及其他执法机构的工作人员。政府公职人员的工作内容,越来越多的涉及追捕服务国际成员及其同伙。

根据2016年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内部的统计数据,因贪污腐败问题而被捕的人员中,78%都被称为是服务国际成员。同时,去年的其他统计数据显示,针对传统的有组织犯罪的调查数量大幅减少。其中一个可能的原因是2016年军事政变事件之后,土耳其执法体系进行了大幅度的改组。为了填补安全机构的职位空缺,土政府降低了警察招聘时对候选人的教育水平要求。新警察在没有经过足够训练和审查的情况下就宣誓就职,这使得人们质疑反走私和有组织犯罪部门和土耳其国家警署工作人员的能力和业务水平。一位前政府官员说:“土耳其执法机构因肃清运动而深受重创,萎靡不振。制度记忆、工作经验以及其他业务能力均已丧失。”

想一想土耳其最近有组织犯罪的猖獗程度,人们就会更加清楚的预见到,土耳其正慢慢沉沦到法律尽失的状态,这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由于其地理位置,土耳其一直以来便是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非法物资贸易的枢纽。土耳其法治的日渐甚微,有可能会加剧非法走私流向欧洲和美国,导致毒品、武器、非法资金甚至是移民交易的激增。

欧盟和土耳其关系恶劣,这可能意味着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双方的合作前景渺茫。埃尔多安有意威胁欧盟,称可能会有众多难民毫无阻碍的经过土耳其边境进入欧洲,因此欧盟各政治家也很难向土耳其领导人施加压力,使其认真对待有组织犯罪问题。

至于和美国的关系,土耳其曾经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方面是美国的可靠盟友。但是情况已今非昔比。由于美土两国在叙利亚政策问题上分歧巨大,美土关系似乎降至数十年以来的最低点。埃尔多安的盟友越来越少,他和正义与发展党会继续认为,美国施加的压力都是土耳其所不想要的,并且都是具有破坏性的。可能无论美国或者欧盟怎么做都无法弥合其与土耳其之间日渐扩大的鸿沟。西方的政策决策者们可以开始制定相应的计划了。与其寄希望于未来,还不如制定政策,保护美国及其盟友,避开日渐腐败的土耳其所带来的潜在危险。

来源:外交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