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新政府将带给所有人更多麻烦(二)

正如所料,埃尔多安将他的女婿阿尔贝拉克置于政府第二把手的职位,如果土耳其总统能够建立一个皇家王朝,那么阿尔贝拉克将被培养为王位继承人。从官方角度来说,阿尔贝拉克将掌管财政和财政部,同时他也将通过由他岳父挑选的担任内阁职位的亲信,对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和国内事务发号施令。阿尔贝拉克将严重依赖内阁其他成员来执行埃尔多安的命令。副总统欧克泰伊不具实权,在政府中也没有影响力。他的角色将更像一个秘书,局限于管理政府日常技术层面的运作,对实际的政策决策影响很小或没有影响。

曾担任司法和内政部长的两个亲信阿卜杜勒哈米特·居尔和苏莱曼·索伊卢保住了他们在新内阁中的职位,这主要是因为他们秘密地成功操纵了2018年6月24日的选举,以欺诈性的选票勉强将埃尔多安的支持率提升至50 %多一点,使其得以在第一轮选举中胜出。

索伊卢主管人口登记系统,这是为选民登记系统提供信息的主要数据库。居尔监管电子投票报告系统(SECSIS),他操纵系统以确保埃尔多安及其盟友获胜。我必须补充一点,土耳其没有任何机制可以阻止这种欺诈行为,反对党无法访问这些系统,即使他们设法确保投票站的投票和计票工作进展顺利,但事实却是这项工作他们做得非常失败。

居尔和索伊卢也因他们在无情迫害来自各行各业的批评者方面所付出的“努力”而获得了回报,前者滥用刑事司法系统起诉反对者和持不同政见者,后者每周平均抓捕约1000人,以维持埃尔多安的“恐惧帝国”。

鉴于这两个党羽保住了他们的工作,因此在后选举时代,我们很可能会看到土耳其本已糟糕的侵犯人权记录不断升级。考虑到这两人都是坚定的反西方政治家,因此仇外心理、反犹太主义和反美情绪将会在土耳其得到政府高级领导人的进一步推动,而这些问题却是他们本该首要解决的。

恰武什奥卢在自己的工作层面没有获得真正的支持,也没有得到党内基层的大力支持,他清楚地知道,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必须取悦埃尔多安大师。这也正是他过去所做的,显然这是有回报的。毫无疑问,他称不上是一位外交官,而更像一个恃强凌弱的人。他经常抨击土耳其的盟友和伙伴,希望以此讨好埃尔多安,埃尔多安经常在抨击其他国家及其领导人时发表类似的有害言论。

我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恰武什奥卢的对话者们轻视他,因为他们发现他不是从事外交工作的绅士,而是一个相当会搞阴谋诡计和两面派的政客,他经常利用外交政策来促进国内消费。难怪当他在涉及其他国家的问题上撒谎时,他一次又一次被反驳。随着他出现在内阁名单中,土耳其外交政策中的好战言论和爱管闲事的伊斯兰言论将会继续。

油水大的职位自然会留给那些在个人层面上与埃尔多安共事多年,并帮助他用纳税人的钱来殷实家族钱包的人。以法赫类汀·可加为例,他是埃尔多安任命的卫生部长。我的消息来源告诉我,这个至今鲜为人知的人物与埃尔多安密切合作多年,帮助埃尔多安扩大像Medipol这样利润丰厚的医院网络,从政府福利支出和招投标中为埃尔多安提供了丰厚的回扣和佣金。

 

埃尔多安的家人是Medipol的秘密商业伙伴,埃尔多安藏匿的某些现金正是通过这家连锁医院洗白的。现在可加将负责制定政府卫生政策并推行改革,这些改革无非是为土耳其总统及其亲信带来更多现金的计划。

埃尔多安的首席助手穆罕默德·卡西特·图尔汉正在接管交通和基础设施部,该部负责大型的数十亿美元的建筑和道路建设项目。过去十年中,大多数腐败计划都源自埃尔多安亲自批准的此类项目,当时图尔汉是该部的高级官员。2015年埃尔多安将他带进皇宫,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

埃尔多安的助手穆斯塔法·瓦朗克没有真正的专业知识,他被任命为工业和技术部长。作为总统首席顾问,他一直代表埃尔多安在皇宫里管理一支网络水军,以贬低和诽谤土耳其总统的批评者,现在他可以利用他的部门资产来加强这支网络水军。

法提赫·德梅兹是阿尔贝拉克掌管能源部时的第二号人物,现在他将代表埃尔多安和他的女婿继续领导该部。显而易见,埃尔多安将大笔资金分配给了他信任的亲信。

土耳其正在走向更令人不安的时代,没有任何机制可以阻止这种偏离正常状态的快速下滑。埃尔多安、他的家人以及他的商业和政治伙伴将继续兴盛,享受美好生活,而这个国家的其他地区将进一步倒退。一个不稳定的土耳其,一个偏执的领导人管理着北约第二大常备军,这无疑会对土耳其的邻国产生深远的影响,也会给盟国和伙伴们带来更多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