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教育体制的急速伊斯兰化(二)

此外,土耳其政府启动了伊斯兰神学院的重建工作。

安纳托利亚第一批伊斯兰神学院由塞尔柱人于14世纪建立,这类学校以伊斯兰逊尼派为主,提供伊斯兰法学(fikih)领域的指导。奥斯曼帝国时期将这类学校定位为最高教育机构。

根据土耳其伊斯兰学者、2014年总统候选人Ekmeleddin Ihsanoglu教授的说法,“作为传统,奥斯曼帝国会在每一个新征服的地区建造一座清真寺,这是他们征服政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尽管1924年土耳其废除了伊斯兰神学院,但仍有“非官方”的madrasah在全国各地开展活动。

9月15日,土耳其宗教局负责人Ali Erbaş访问了比特利斯省的EREN大学,表示大学和宗教学校应该相互“受益”。2016年,时任宗教局负责人MehmetGörmez曾呼吁政府再次将神学院马德拉萨(madrassas)合法化。

“马德拉萨的影响力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削弱。“他说。

对此,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表示同意。

“当共和国关闭了伊斯兰学校时,它产生了一个更大的社会空洞……伊斯兰职业学校对高等教育至关重要,但它们还无法达到伊斯兰神学院传统的知识水平。”

土耳其宗教局最近还表示,清真寺不仅是宗教场所,也是“学校”。 Erbaş 9月22日在Edirne省的一次地方宗教会议上表示:

“阿拉伯语中haqq和batıl ‘真相’和‘虚假’之间的斗争将持续到世界末日。今天的黑暗和无知,是否比昨天的更少?……这个问题永远不会结束,它会一直持续下去。谁将代表先知穆罕默德做这项工作?我们愿意,你们和我们所有人都愿意。每个清真寺也应该是一所学校,那些来到清真寺的人,那些不来的人,甚者你社区的所有人,都是清真寺的学生 。”

土耳其政府还积极推动学生宿舍活动。例如2016年当局试行了“精神指导项目”,仅在今年宗教局就为全国各地的宿舍任命了559名“精神导游”,他们的职责包括“向学生推荐文章和书籍,进行民意调查和组织座谈会”。

家长协会主席İlknur Bahadır Kaya 9月份接受《Birgun》日报采访时,明确反对这种情况:

“当我们谈到教育系统的宗教化时,我们不仅看到宗教职业学校数量的增加,还注意到一些学校对于宗教组织完全没有监督,任凭这些组织通过所谓的‘价值观教育’或者研讨会课程向孩子们灌输自己的意识形态。我们了解到他们使用片面的语言来妖魔化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我们观察到那些接触过这类课程的学生往往认为,那些与自己想法不同的人是‘敌人’”。

“我们也看到很多贫困家庭和多子家庭将孩子送到这些宗教组织和基金会所经营的宿舍。……这些宿舍暴露出很多问题,例如老师强奸幼童等,此外这类学校认为男女混合学校不同性别学生并排坐的行动存在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担心国家未来的原因,他们采取类似阿富汗的做法,人们可以预见这将产生怎样的后果。”

作者:土耳其记者Uzay Bulut是Gatestone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目前就职于华盛顿特区。


原文链接:https://www.gatestoneinstitute.org/13158/turkey-education-islamization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t27xinwen.com”的观点或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