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如何一步一步摧毁自己的空军

作者:迈克尔·派克

战斗机飞行员价值连城,据美国空军估算,培养一名F-35战斗机飞行员需要花费1100万美元。 这意味着一位拥有多年飞行经验的资深战斗机飞行员堪称无价之宝,所以美国空军愿意提供50万美元的奖金来留住有经验的战斗机飞行员。

因此,如果一个国家正在“努力地”把它的战斗机飞行员送进监狱,那么它不仅仅是在浪费金钱,更是对宝贵人才的极度摧残。现在,土耳其政府以“政治的名义”对其空军进行了大规模清洗,以至于现在该国几乎无人能驾驶F-16战斗机。

这场骚乱始于2016年7月15日,当时“据称”土耳其军方发动政变,试图推翻该国总统埃尔多安领导的伊斯兰政府。使用“据称”一词是有原因的,尽管土耳其在推翻平民政府方面堪称“专业人士”(注:1960年至1997年,该国发生了四次成功的军事政变)。但是,2016年的努力却是可笑的。士兵们试图通过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大桥上设置路障来孤立伊斯坦布尔,但却只封锁了单侧方向的车道。

YouTube视频显示,驾驶豹式坦克的士兵纷纷向警察和平民投降。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结束度假飞回伊斯坦布尔时,据称两架土耳其空军F-16战机瞄准了他的座驾,但未能将其击落。

这样的土耳其军队居然被吹嘘成冷战时期北约对抗苏联的南方堡垒?如果真是这样,克里姆林宫从未占领博斯普鲁斯海峡,得确是一个奇迹。所有这些都让怀疑者疑惑这次政变是否真的是土耳其政府的一次“False-flag”(伪旗行动),目的是提供(或挑起)一个借口以镇压世俗的土耳其将军和流亡教士法图拉·葛兰的秘密追随者。

不管怎样,这场政变在不到一个小时后就宣告失败,然后埃尔多安政府展开了报复行动。许多高级别和驻外官员遭清洗,300多名F-16战斗机飞行员被解职。这使得背负“政治威胁”骂名的土耳其军队几乎无法正常运作。这一系列大清洗活动,进一步加强了埃尔多安及其标傍“新奥斯曼主义”的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的独裁统治,顺便说一名,该党还监禁了许多记者。但它却产生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问题:还有谁能驾驶土耳其的喷气式战斗机?

随着叙利亚战争的持续肆虐,土耳其军队占领了叙北部部分地区,土耳其军方一直在忙碌着。(2015年底,土耳其F-16战斗机在叙利亚上空击落了一架俄罗斯苏-24战斗轰炸机,之后该土耳其飞行员遭清除。)但是,现在似乎不是土耳其大批清除骨干飞行员的好时机。

土耳其政府一直试图在海外寻找替代方案,尽管该国飞行员正在美国接受基本的飞行训练,但华盛顿拒绝了派遣美国飞行教员的请求。土耳其还向巴基斯坦寻求援助,该国也驾驶F-16战斗机,尽管训练土耳其飞行员可能违反美国的武器出口规则。大西洋理事会的一份报告指出:“土耳其政府发布了一项法令,以吊销330名前空军飞行员的民航飞行员执照为威胁,要求他们重返空军服役四年。”该报告称:“目前还不清楚强制恢复服役的决定将如何影响部队士气。”

现在,谈谈俄罗期,这位土耳其几个世纪以来的传统敌人,它的一架战机曾在叙利亚上空被土军方击落。然而,土耳其正在寻求购买俄罗斯的S-400远程防空导弹,这只会加剧华盛顿和安卡拉在叙利亚等问题上的紧张关系。土耳其还与法意导弹制造商 Eurosam签署了一项发展远程防空导弹的协议。土耳其为什么突然对地对空导弹如此感兴趣?土耳其分析人士奥泽尔(Verda Ozer)道出了其中原由:“7月15日(未遂政变)后对土耳其武装部队采取的行动,导致F-16战斗机飞行员有所减少,这就需要我们发展防空能力。……这就是购买S-400的原因。”

但即使是S-400也不能完全解决土耳其的防空阵痛。奥泽尔指出:“由于俄罗斯的S-400系统不能与北约的技术相整合,因此不能用来防御导弹威胁。”因此,土耳其需要两个系统: S-400系统击落敌机,欧洲Eurosam集团的武器拦截弹道导弹。看起来,似乎不清除空军战斗机飞行员会是一个更容易的选择。

迈克尔·派克:美国军事专家,他的文章经常发表于《外交政策》等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