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在地缘政治上的两张皇牌:「一带一路」及「反恐合作」

土耳其位于欧、亚、北非、中东交界的中心地带,自古至今,均是东西方文化及经贸往还的枢纽。目前,土耳其凭着开放及利便营商的扶持政策、庞大高质的人力资源、拥有欧盟的税务优惠,已是全球第十九大经济体,更雄心壮志地计划于2023年挤身全球十大经济体。

对中国来说,除了上述原因,土耳其丰富的硼、铬矿产,性价比甚高的纺织品、农产品、汽车、建材、家电、通讯及电子产品配件等均是中土合资或海外直接投资的吸引点所在。总的来说,土耳其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节点。

中土「一带一路」合作基础

对土耳其来说,不少外资自2016年流产政变后因法制的不稳定性而撒离,当中影响最大乃「土耳其反恐法」的实施。眼见国内经济趋向空洞化,埃尔多安透过大力兴建公路网,铁路网及新伊斯坦堡机场,建立迎接未来经济腾飞的愿景。惟国内反对派却质疑开展大量工程背后的真正目的乃是为官员们提供贪污的契机。

土耳其也希望籍「一带一路」开拓无限潜质的中土贸易,从而优化外贸结构。目前中土双边贸易存在极大逆差,中国货品输入土耳其之每年贸易额达数百亿美金,但土耳其货品输往中国却仅占数十亿元美金,相差逾十倍。

土耳其期望「一带一路」可增加土国之燃油供应,因缺油之土耳其甚需石油支持其产业发展。为解决燃油荒,土耳其被指从支持恐怖主义的利比亚购买原油,而从叙利亚向土耳其输入的原油乃来自伊斯兰国霸占原属库尔德人的油田。

现时土耳其与东方商品的陆路交通并不畅达,主要是由于俄罗斯主导的EEU(Eurasian Economic Union;欧亚经济联盟),名义上虽然是促进中亚商品,经过土耳其往欧洲交易之贸易协定,但其运作其实甚不稳定,特别是环里海一带之陆路公路干道,实际上完全受俄罗斯控制。尽管于平时,仅海关及行政手段,已可完全操控陆运,亦成为俄国掌控他国经贸的杀手链。

至于EEU对土耳其之较直接帮助,乃促进土耳其开发中东与北非之贸易,但此等低潜质市场只占土耳其总贸易额之百份之二十;而中亚市场虽占土耳其三成贸易量,但环里海陆路​​交通之畅达性,与伊斯兰国在区域内引致之战乱,却使土耳其与中亚之贸易,存在不安全及不稳定因素。要突破困局,开拓新市场以改变贸易结构属必然国策。

EEU对土耳其来说实属一把双面刃,其深化一则有利土国经济,但也加深其被俄国控制之风险。 「一带一路」除可增加土耳其之整体贸易量(尤其是中土双边贸易),亦可成为与俄国主导的EEU讨价还价之筹码。而更重要的,是这个絪缚多个共同利益的多边协议,将形成一更稳定、持久及安全的跨国贸易保障机制,远胜一些「谁恶谁话事」的双边或次区域性自由贸易协议。

既然陆路交通存在变数,海路对土耳其似乎更为可取,惟码头基建尚待开发。另一边厢,在海路进入欧洲市场必经的地中海,中国投资的希腊货柜码头亦成为土耳其的最大竞争者(无论货品是透过其进入欧洲及或进入土耳其亦然)。

在「一带一路」的合作上,中国与土耳其显然有其互补性,却需同时克服地缘政治上的种种不确定性,与建立促使长期合作的诱因与政经压力。
中土反恐合作

土耳其自军方发动政变失败后,已流亡美国的反对派领袖葛兰所倡导的”Hizmet Movement”(“服务国际”或称“葛兰运动”)被列为恐怖主义,其余追随者当然也被定性为恐怖份子,在国内进行的大规模的整肃清洗,被捕人士包括律师,记者、政府官员,以至学生逾十万。一些国际媒体质疑土国压缩了言论自由及集会结社的人权,抵触「国际公民及政治权利公约」。土耳其所实施的反恐法对恐怖主义定义模糊,刑罚也相当严厉,可不经审判拘禁十年,或就其罪行拘禁五年,另可再延续三次一年期之囚禁,合共8年。在土耳其被拘留,也往往无法获得法律申辩之机制,亦被指存在严刑逼供的情况。

当国际媒体不断报导土耳其极权管治的同时,土耳其却宣布加入国际反恐大家庭,与各国进行情报交流及联合反恐行动,这当然包括分别与美国及中国进行对付伊斯兰国及东突厥组织的讨价还价。土耳其政府更扬言不会让国境被用作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事,将努力阻截非法移民进入土耳其,也会加强中土之双边反恐合作。

维吾尔族由于与土耳其有共同之宗教及文化联系,数以千计的维吾尔人由新疆逃亡土耳其。按伊斯兰的传统信仰,当其它伊斯兰信众遇上困厄而求助时,受求助者需义无反顾地予以庇护。一些单纯虔诚的土耳其伊斯兰信徒,因认为维吾尔人出逃新疆,乃源于遭受中国政府的打压,且认为东突厥只是一零散之游击组织,其暴力行径只属消极反抗,故此收留了这些疆独支持者,甚至东突厥组织成员,而殊不自知。更糟糕的是,原来部分出逃之维吾尔人已加入伊斯兰国,并曾参与在伊拉克及叙利亚之战斗。

这批潜藏在土耳其境内的东突厥组织成员或新疆分离主义者,对土耳其来说,当然亦成为中土关系的重要筹码,于是中土反恐合作,便成为兑换这些筹码,以交换促进土耳其经贸与基建发展的平台。

【作者:周永勤】:周永勤是香港元朗区议员、全球政治经济硕士、亚洲及国际研究硕士、社会学硕士、公营机构管理硕士

来源:https://www.hkc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