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又与欧洲多国“交恶” 就为拉票那点事儿?

土耳其定于4月16日就修宪草案举行公投。如果修宪草案获得通过,土耳其政体将从议会制改为总统制,从宪法上赋予总统实权。近日,土耳其官员前往多个欧洲国家,呼吁生活在当地、拥有投票资格的土耳其人在修宪公投中支持改制。但土方的这些拉票活动,在荷兰、德国、奥地利等多国受到阻碍,引发双方一场外交“口水仗”。

荷兰选举临近忙不过来 还有人来“添乱”

荷兰政府11日以“公共秩序和安全”为由禁止土外长恰武什奥卢乘坐的飞机在荷兰降落,该飞机随后降落在法国东北部城市梅斯(METZ)。同一天,土耳其家庭和社会政策部长卡亚·萨扬的车队,在试图进入土耳其驻鹿特丹领事馆时遭荷兰警方拦截,无法入内。原计划在荷兰参加集会的萨扬不得不于12日凌晨离开荷兰。

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12日表示,该国将采取“最为严厉”的报复措施。新华社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还将荷兰人形容成“纳粹残余和法西斯主义者”。

对此,BBC报道,荷兰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说,埃尔多安的这番言论“过分”,“当然,这种评论很疯狂”,吕特说。

这场外交“口水仗”开始后,土耳其方面也在安卡拉召唤了荷兰外交部的代办,要求解释。

愤怒的埃尔多安还对荷兰的决定回应称,土耳其也应当禁止来自荷兰的航班。“从现在开始,让我们瞧瞧你们的航班会怎么降落在土耳其。”

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还警告说,若他的访问被阻止,土耳其则可能会(对荷兰)施加严重的制裁。萨扬也在推特(Twitter)上表示,荷兰“这样对待一位女性部长”,令人无法接受。事发当晚,约有1000人聚集在土耳其领事馆外示威游行,并与荷兰防暴警察发生冲突。

法新社指出,荷兰有大约有40万土耳其裔居民。

荷兰与土耳其的外交“口水仗”就发生在荷兰3月15日即将举行立法选举之际。新华社指出,公开反穆斯林、反欧盟的极右翼政党自由党在最近民调结果中表现下滑,跌落榜首。为提升支持率,该政党也充分利用土耳其外长来访拉票这一事件积极活动。自由党领导人海尔特·维尔德斯8日在土耳其驻荷兰大使馆门前发动抗议活动,吸引民众关注。他还借机造势,对于荷兰政府拒绝土耳其官员入境的决定,他在推特上声称,这多亏了自己所在政党在荷兰大选前的影响力。

德国拒绝理由“很敷衍” 奥地利要来硬的

几天前,恰武什奥卢访问德国时也受到冷遇。他原计划在汉堡一处场地演讲,但当地政府以“消防措施不到位”为由撤销了这处场地的使用权。最终,他不得不另选场地,改在土耳其驻汉堡领事馆内进行演讲。恰武什奥卢随后指责德国政府意图干涉土耳其国内公投,对在德土耳其公民“系统性施压”,并多次“使绊子”阻拦土耳其政府官员赴德拉票。

稍早之前,德国西南部城市加格瑙政府3月2日撤销了土司法部长博兹达在当地见面会活动的场地许可,理由是“会场容量不足”。

德国拥有目前最大的海外土耳其人群体,其中有投票资格的选民高达140万人。

此外,奥地利的4个城镇3月10日取消了拟在当地举行的土耳其宪法公投造势活动。奥地利内政部长索博特卡7日曾表示,奥地利正在起草一项法律修正案,以阻止他国政治人士赴奥地利从事竞选活动。

索博特卡告诉奥地利广播,他决不允许外国政客把其国内的战争烧到奥地利的土地上。

据悉,现有11.6万名土耳其公民居住在奥地利。

外交风波背后是埃尔多安的“小算盘”?

在这场外交风波升级前,荷兰首相马克·吕特9日出席欧盟会议时已向土耳其方面释放强烈信号。吕特说:“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最严厉的举动了。我们这样告诉北约盟友的外长:‘我们知道你要来荷兰,但是请别来!’假如你非要来,我们不会派司机,不会派陪同人员,不会给予任何支持。也许有人会说:‘你得到斯希普霍尔机场逮捕他!’我们也就差这么做了。”

吕特补充说,荷兰地方政府部门不会批准任何恰武什奥卢参加的集会活动,因此他即使来了也是“干瞪眼”。鹿特丹政府此前已经明确表示,不会给集会提供场地。

荷兰外交大臣贝尔特·孔德尔斯已经给恰武什奥卢打了电话,告知荷兰政府立场。

法新社指出,不像德国是由地方当局禁止一连串有计划的集会,荷兰是由中央政府跳出来阻止恰武什奥卢入境。

但即便荷兰政府已经表达了如此强硬的立场,为何土耳其官员还要“一意孤行”呢?

说回去年7月,土耳其国内发生了未遂的军事政变,随后埃尔多安在国内进行的“清洗”行动,使得土耳其和欧洲国家之间的关系恶化。不少欧洲国家认为,埃尔多安将使土耳其走向专制主义。

此次,土耳其政府称变更总统职权能确保稳定及增进政府效能,但反对者指扩权将导致一人独裁,进一步升高土耳其多元社会的紧绷。

BBC驻土耳其记者罗文分析说,埃尔多安是一个十分聪明的政治操纵者。他知道与土耳其主要的欧洲盟国交恶,称他们为纳粹表面上看似十分混乱。但很有可能,这是他预先策划好的,因为埃尔多安知道自己会在被人认为处于弱势时受益,团结那些右翼的民族主义者,提升他在公投中的支持率。

欧洲对土耳其态度出现分歧?

另据土耳其媒体披露,恰武什奥卢的飞机在荷兰降落遇阻后转道法国东北部城市梅斯,应“欧洲土耳其民主主义者联盟”(UETD)之邀,恰武什奥卢12日在梅斯出席该联盟组织的土耳其执政党“正义发展党(AKP)”造势大会。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荷兰、德国和奥地利的强硬态度,根据法国外交信息来源披露的消息,法国外交部长“被告知土耳其部长”来法的信息,同一信息来源强调,“土耳其内阁部长出席会议”“符合‘集会自由’的精神。

此外,埃尔多安9日开始对俄罗斯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土耳其参谋总长阿卡尔将军和8位部长一起陪同访问。这是6个月来两国总统的第四次会谈,也是时隔7个月后,埃尔多安再次到访俄罗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指出,俄土关系今非昔比,俄罗斯总统普京为土耳其总统铺下红地毯,并对媒体宣布:有关土耳其人在俄罗斯工作的禁令将很快解除。俄罗斯与土耳其已经重回合作伙伴关系。他对于俄罗斯和土耳其很快重建联系感到高兴。

据悉,据路透援引消息人士:土耳其方面表示,荷兰对待土耳其部长和官员的方式违反了维也纳公约。土耳其还要求荷兰方面提供有关土耳其公民受伤的信息,并要求对荷兰警方的不当行为采取法律行动

来源:欧洲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