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前将军:7.15未遂政变是以失败为目标而发动的

据土耳其媒体报道,7.15未遂政变嫌疑人前Akıncı空军基地将军Hakan Evrim本周一在法庭上称,这次未遂政变是由土耳其军方之外的人士提前策划的。

据了解,7月15日下午两三点左右,土耳其国家情报组织(MİT)已收到有关军事政变的消息,并于下午三时通知了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可疑的是,军方高层并没有采取类似禁止所有军人外出等简单措施,阻止军事政变的发生。

疑点之二,既然土耳其情报机构下午两点左右已收到有关军事政变的消息,但是总统埃尔多安却是在收到他妹夫的电话后才获悉此情况。根据起诉书显示,总参谋长是从Mehmet Dişli将军处获得这个信息的,而其他各级指挥官是在被政变军人扣押后才知悉。这是什么情况?

海军司令Bülent Bostanoğlu在起诉书中提到,他和Evrim将军政变当晚19:30在伊斯坦布尔酒店参加一个婚礼。之后,Evrim将军把他的副手和司机送回家,以避免他们在之后的未遂政变中遭扣留。海军司令Bülent Bostanoğlu由此确认当晚19:30会发生军事政变,甚至掌握政变的发动时间已由原计划凌晨3:00提前的信息。 这是疑点之三,既然Bülent司令事先知道会发生政变,为什么没有阻止?

有报道称,政变当晚空军一半指挥官都参加了婚礼,Evrim回应道:“这些指挥官中的大部分现在都已被逮。 如果这些指挥官真是FETÖ(土耳其政府指称服务国际的贬义词)的成员,那当天晚上他们为什么要去参加婚礼? 如果真的策划了一个政变,他们怎么可能不让空军指挥官随时待命,做好起飞的准备呢?”

Evrim表示,“根据起诉书,10%的TSK人员参加了政变。如果这是该组织的最后机会,为什么他们没有投入更多的人员? 为什么那些因涉嫌与FETÖ有关联而遭解职或逮捕的警察没有参与进来?”

Evrim指出政府对未遂政变的迅速反应值得关注,7月15日晚间总理耶尔德勒姆在一档电视节目中表示,“会发生一场军事政变,一些持有武器的国家组织试图抵抗公民。我们会很快了解这个群体是谁,并采取必要的措施。“根据起诉书显示,总理在23点02分发表了上述声明。 在总理完成演讲之前,安卡拉首席检察官办公室已于23点05分以闪电般的速度对政变参与人员,主要是军方人士并不包括警察,展开了调查。

Evrim称,“午夜时分,满载沙土的隶属国家和市政府的卡车停在了Etimesgut装甲部队总部门前,坦克被下令不准离开营地。第二天,最高法官和检察官委员会(HSYK)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评估专职法官和检察官的情况。 早晨拘留名单出炉,军事人员收到官方短信要求全部返回单位,出境禁令下发。法官先生,根据上述信息您来判断一下,如果没有事先周密的安排怎么可以做到这些?”

关于议会大楼和警察总部遭袭,Evrim表示,任何一场成功的军事政变都不会将袭击这两处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无法理解议会大楼为何会被炸毁, 为了摧毁这幢建筑,至少需要出动35或40架F-16军用飞机,而且议会大楼是在政变已经被判定失败后遭轰炸的。考虑到空袭的目标和时间,使用F-16的数量,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F-16在此次军事政变中承担的角色并不是用来发动政变,而是借以塑造公众的看法。

Evrim还表示,为了阻止军事政变,总参谋长Akar将军曾向Akıncı空军基地的军事人员提出替代方案。

Evrim否认了Akar将军指控他曾提出电话联系土耳其伊斯兰学者葛兰的说法,“Hulusi Akar将军、Akın Öztürk将军、Kubilay Selçuk将军和Mehmet Dişli将军在房间里。Akar表示,他同意(对政府的)一些指责,国家应该摆脱困境。(前总统)阿卜杜拉·古尔(Abdullah Gül),(前总理)艾哈迈德·达乌托鲁(Ahmet Davutoğlu)和其他党员的会面将是有益的。(那时)我说如果您愿意,我可以帮您与民间社会领袖和反对党成员进行电话联系。 我是被武力带到Akar那里的。”

Evrim还表示,如果7.15未遂政变是一场真正的军事政变,空军基地的安全摄像机将提前关闭。“这不是一场由土耳其武装部(TSK)发动的军事政变。而是由一些不了解规则的外部人员策划的。这是一场以失败为目标而发动的政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