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冰激凌中的文化个性

作者:知非

冰激凌,对于每一个孩子,或是像孩子一样的大人们而言,都是最甜蜜的期待,最幸福的享受。而土耳其的冰激凌除了为人们带来味觉上的感动之外,还蕴藏着土耳其的文化思维,和民族个性。从味觉到精神,从食物到灵魂,冰激凌是土耳其文化最生动的体现。

首先是热情。想吃土耳其冰激凌,并不那么容易。食客需要先过商贩的“考验”,才能品尝到这人间美味。售卖冰激凌的商贩个个都如同杂技高手,在为顾客递冰激凌时,会耍着花样地挥舞手中的长勺,故意让顾客接不到冰激凌,以达到逗趣的目的。此时往往驻足观赏整个过程的路人们,也会发出阵阵善意的笑声。待到盈盈笑意浮现在顾客的脸庞,大动食指的时刻就要开始了。

肯定有人会想,吃个甜筒,何必要多此一举?其实,冰激凌商贩这幽默感十足的“套路”,蕴含着整个民族的热情之性格。土耳其人的热情体现在生活中的各个角落。譬如游客一下飞机,就会享受到机场工作人员热情至极的招待,行李都不用自己来提。在大街上,友好的土耳其人会主动请求与外国游客照相,有时甚至会把游客抱起来,记录下欢声笑语的一刻。

土耳其的教育事业也渗透着热情的力量。在土耳其,作为师长,便要从课堂到课下,从课内到课外,兼顾学生的学习与生活,积极解答他们的问题,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可以看出,热情是土耳其文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哪怕是售卖冰激凌这一小事,也闪烁着热情的个性之光。冰激凌商贩实际上是在用一种温暖与热情来拥抱顾客,让整个交流过程超越了物质上的交易,实现了买卖双方精神上的互动与满足。

其次是坚持。土耳其冰激凌与其他国家的冰激凌之所以大相径庭,是因为其原材料和制作过程都极有讲究。土耳其冰激凌的工艺配方,传承了前人留下的智慧,被这个民族坚持至今。传统的土耳其冰激凌主要成分为山羊奶和兰茎粉。兰茎粉有野生兰花的根茎碾碎制成。由于当地的野生兰花不能出口,土耳其冰激凌成为了当地专属的美味,想必这也是土耳其人将这一切坚持下来的动力。

相比于原材料选择上的挑剔,制作过程更多考验了冰激凌制作者的技术与用心程度。制作冰激凌时,必须使用液氮、干冰进行制冷,达到急速冰冻的效果,且必须要控制好急冻时间。制作者还需要不停地敲打与调试,才能保证冰激凌制作完成后的口感。制作的恰到好处的正宗冰激凌,咬起来坚韧,有嚼劲,口感似太妃糖。由于制作工艺不需额外加水,因此就算倒扣过来也不会滑出容器。

这繁复的一步步,仍是土耳其人坚持完成的一步步。这种对于传统文化的坚持,也是土耳其人最令人佩服的一大性格特征。从塞尔柱帝国,到奥斯曼帝国,再到土耳其共和国,这片土地上冉冉升起的文明,哺育了丰富而独特的文化。许多大大小小的文化习俗,都在土耳其人的生活习惯中得以传承。

最后是灵活。在土耳其品尝冰激凌,绝对不会拘泥于形式。人们可以在街边的冰激凌摊点或是移动餐车上选购一个甜筒,并被可爱的冰激凌商贩逗趣一番,也可以在小资情调的咖啡厅或冰激凌专门店静坐着品味冰激凌的甜蜜。MADO是土耳其著名的冰激凌专门店,品类丰富,装潢典雅,是三两挚友约会的佳选之地。

不单单是食用冰激凌,土耳其人在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都体现了民族文化中的灵活特性。土耳其横跨欧亚两大洲,既有着西方的自由开放,也有着东方的含蓄内敛。土耳其人传承了对宗教的虔诚信仰,清真寺里是人们肃穆庄严的祈祷。无论是朝圣者还是游客,都会被这安静的力量所震撼。而游走在大街上,人们又会惊叹于土耳其现代化的城市发展。辉煌大气的酒店,设计新奇的商场,林立的高楼大厦,印证了这个民族对于当代文化发展的开放态度。土耳其文化中的弹性思维,造就了整个民族兼容并蓄的特点,以及灵活多变的文化性格。

在土耳其享用冰激凌,融化在嘴里的不仅是甜蜜幸福的滋味,更是整个民族的文化个性为每一位客人带来的精神洗礼。只有文化个性鲜明,文化生活多彩的国家,才能够为人们带来深入灵魂的文化体验。土耳其人做到了,土耳其的冰激凌,也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