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之沉睡(一)

2013年12月17日早晨,随着检察官Celal Kara和Mehmet Yüzgeç发出的指示,土耳其政坛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腐行动。伊斯坦布尔首席检察官Zekeriya Öz负责协调这一行动,被告人被指控“收受贿赂、滥用职权、欺诈、招投标中存违规行为和走私”等罪名。时任土耳其内政部长Muammer Güler的儿子Barış Güler、经济部长Zafer Caglayan的儿子Salih Kaan Caglayan、环境与城市规划部长Erdoğan Bayraktar的儿子Abdullah Oğuz Bayraktar、人民银行总经理Süleyman Aslan、著名商人Ali Agaoglu、伊朗黄金交易商扎拉布(Reza Zarrap)和伊斯坦布尔法提赫区区长Mustafa Demir等89人被拘留。

被拘留者之后被如何处置?

内政部长的儿子、经济部长的儿子、人民银行总经理、伊朗黄金交易商人等26人被立刻批捕。环境与城市规划部长的儿子、著名商人、法提赫区区长以及其他嫌疑犯被释放。被捕人员在之后被陆续释放,内政部长的儿子、经济部长的儿子和伊朗黄金交易商人Reza Zarrap 于2月28日被释放。

政府如何反应?

时任土耳其总理、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这一行动是针对政府和经济的“政治行动”。他和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AKP)政府的关键人物矛头直指葛兰和他的追随者。埃尔多安将这一案件称为与服务国际(葛兰运动)有关联的司法系统人员试图“推翻政府的政变企图”。

在案件的调查过程中,据称是埃尔多安和一些部长、官僚和商人的电话录音在网上陆续曝光。在知名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 24日公布的一段电话录音中,两名男子正在商讨如何将几处住宅中的现金“减至零”。该录音主人公被指是埃尔多安和他的儿子比拉尔,据称是比拉尔的男子说,大约有3000万欧元(约合4000万美元)的现金需要紧急处理。

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政府加大了对服务国际的批评力度,强调存在一个企图夺取政权的“平行结构”。随后欧盟事务部长Egemen Bagis的职务被撤消,内政部长Muammer Güler、经济部长Zafer Caglayan和环境与城市规划部长Erdoğan Bayraktar相继辞职。

12·25发生了什么?

2013年12月25日一个新的行动开始实施。检察官Muammer Akkaş在调查后对96人提起指控,罪名包括“实施有组织犯罪、招投标中存违规行为和接受贿赂”等。他拟定了一份包含41人的名单,其中不乏许多商人,并建议法庭没收这些商人的财产。此外,他还准备了一份文件,该文件中将总统埃尔多安的儿子比拉尔“列为嫌疑犯”并要求法庭予以问询。但是,警方并没有履行这位检察官的指示。26日,Akkas被解职。总统埃尔多安的儿子比拉尔次年2月5日将证词交予替代Akkas的新任检察官。

调查如何影响到警察系统?

仅一天以后即12月18日,警察系统的人事变动开始出现。18日,参与此次反腐行动的5位警察局长遭解职。19日,伊斯坦布尔省警察局长Capkin被任命为中央总监。20日,警察系统的解职风潮持续蔓延。截至目前,土耳其全国约有2.5万名警察被解职。

检察机关发生了什么?

12月26日,“12·25贪腐案”主办检察官Muammer Akkaş被停止工作。Akkas在法院大楼下发表声明称“我被阻止(对12.25贪腐案)进行调查”。接替Akkas的新任检察官指控他“违反调查涉密规定”。

2014年1月29日,参与“12.17反腐调查”的检察官Celal Kara和Mehmet Yüzgeç被解除调查权力。检察官Celal Kara被调任至伊斯坦布尔第45初审刑事法庭担任庭审检察官,之后被解职。检察官Mehmet Yüzgeç被调任至伊斯坦布尔第一儿童刑事法庭担任庭审检察官,一段时间后也被解职。负责协调该调查的伊斯坦布尔首席检察官Zekeriya Öz被任命为博卢检察官,一段时间后也被解职。

调查如何影响至土耳其法官检查官联合会最高理事会?

期间,政府在激烈的争议声中出台法令调整法官检查官联合会最高理事会架构,调整后在法官检查官联合会最高理事会架构下,司法部长在诸如任命法官、检察官、司法视察员和纪律调查等诸多事项上获得广泛权力。新的政府法令受到国内反对派和欧盟的批评,批评的焦点是“政府破坏司法独立”。

12·17反腐调查的结果是什么?

伊斯坦布尔首席检察官办公室在经过约11个月的审查后于2014年10月17日做出免于调查的判决,认为“调查范围内未收集到有力的证据,未发现任何犯罪分子和有组织犯罪行为”;撤消针对人民银行前总经理Süleyman Aslan的所有指控,不予起诉。法官Fevzi Kele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不起诉53名嫌疑犯在程序上完全合法。”

12·25案的结果是什么?

2014年9月2日,法院作出不起诉12·25案的决定,包括埃尔多安之子比拉尔在内的96名嫌疑犯不用接受任何审讯,而那些参与调查的人员则被指控“试图颠覆土耳其共和国政府”等罪名。

土耳其大国民议会的调查情况如何?

四位涉案部长的案卷材料被送至司法部,司法部又将它们送到议会。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提请土耳其大国民议会召开特别大会讨论四位前任部长的案子。最后,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以“涉密”为由拒绝公开案卷材料,引起反对党的极大抗议。议会拒绝对该案作进一步调查。2014年10月,四位前任部长涉腐案专家调查委员会成立。11月,该委员会的一切调查结果被禁止公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