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遗忘的历史

不能遗忘的历史  

作者:知非

奥斯曼帝国不仅对现今土耳其历史文化形态和人文风情的形成有不可磨灭的作用,而且对世界历史文化和遗产遗迹影响深远。

奥斯曼帝国是土耳其人所建立的一个帝国,创立者为奥斯曼一世。土耳其人初居中亚内陆地区,后迁至小亚细亚的安纳托利亚半岛,日渐兴盛。16世纪,苏莱曼大帝在位之时,日趋鼎盛,其领土在17世纪更达最高峰。在巴巴罗萨·海雷丁的带领下,其海军更掌控地中海。奥斯曼帝国极盛时势力达欧亚非三大洲,领有南欧、巴尔干半岛、中东及北非之大部分领土和属地,西达直布罗陀海峡,东抵里海及波斯湾,北及今之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南及今北苏丹与也门。自消灭东罗马帝国后,定都于君士坦丁堡,后改名为伊斯坦布尔,且以东罗马帝国的继承人自居。

奥斯曼帝国的君主将游牧部落的传统、波斯的艺术修养、拜占庭的政治文明和阿拉伯的科学文化融于一身,承继了东罗马帝国及伊斯兰文化,东西文明在其处得以交汇和统合,东西文明的界限日趋模糊。奥斯曼帝国对西方文明影响举足轻重,其建筑师希南名留至今。奥斯曼帝国是15世纪至19世纪唯一能挑战崛起的欧洲国家的伊斯兰势力,但最终无法抵挡近代化欧洲国家的冲击,于19世纪初趋于没落,并最终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败于协约国之手,至此开始走向分裂。此后凯末尔领导起义,击退欧洲列强势力,建立土耳其共和国,奥斯曼帝国至此灭亡。

奥斯曼帝国占据的有利地理位置,使其能够掌管东西文明的陆上交通线达六个世纪之久。同时其势力亦凭此扩张至亚非欧三大洲,而这种势力的扩张造就了它多样和丰富的文化。奥斯曼帝国采纳地中海、黑海周边地区的传统、艺术及文化体系,并加入了新的元素。在奥斯曼帝国之下,各种不同的文化得以传承,故难以断定一种具体的奥斯曼文化,特别是在宗教中心及首都。宏观来看,一种特殊的混合文化在奥斯曼的精英当中达致顶峰,这些奥斯曼精英包含无数的民族及宗教团体。奥斯曼帝国的多元文化及多元宗教政策反映在米利特制度里。随着帝国向西扩张,帝国吸收了一些征服地区民族的文化。不同文化民族之间的通婚亦有助于创造奥斯曼的民族文化特色。与土耳其民族文化比较,这些新文化对创造奥斯曼文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奥斯曼帝国经过如此漫长的过程,才成就了今天土耳其的文化底蕴,让全世界的人们都为之向往。

以伊斯坦布尔为例,公元前658年始建在金角湾与马尔马拉海之间的地岬上,称拜占庭。公元330年改建为罗马帝国首都,改名为君士坦丁堡。别称新罗马。1453年成为奥斯曼帝国首都,始称伊斯坦布尔。但西方国家仍习称君士坦丁堡。1923年土耳其帝国初建时为首都(独立战争期间迁都安卡拉),伊斯坦布尔成为正式名称。现在市区已扩大到金角湾以北,博斯普鲁斯海峡东岸的子斯屈达尔也划入市区,成为地跨欧、亚两洲的现代化城市。

伊斯坦布尔不仅地理上横跨两洲,而且还兼收并蓄欧、亚、非三洲各民族思想、文化、艺术之精粹,从而成为东西方思想文化的一个重要交汇点,随之遗留下许多源远流长的名胜古迹。伊斯坦布尔现有40多座博物馆、20多座教堂、450多座清真寺。这些美丽的建筑本身及其收藏的大量文物,都是东西方交汇点的生动见证。

伊斯坦布尔曾当选为2010年欧洲文化之都和2012年欧洲体育之都。该市的历史城区在198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伊斯坦布尔文化宫是最重要的艺术中心,内有一音乐厅、一画廊和两座剧院。市交响乐团河市歌剧团在此演出。数量众多的学会和研究机构总部都设在市内。其中有地理学会、德国和法国考古研究所和土耳其民俗学会。在小切克梅杰有一个核研究中心。有许多公立和私立的图书馆,建于1677年的规模小但专业性强的克普吕律图书馆,收藏有奥斯曼帝国初期出版物以及1000多年的手写艺术作品。许多本市的清真寺、宫殿和其他大型建筑物中有博物馆;其他有名的博物馆有伊斯坦布尔考古博物馆、土耳其和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以及土耳其近卫军博物馆。

在古代东方博物馆展有苏美尔人的头像、巴比伦人的瓦器、亚述人的浮雕等,这些都是两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流域和小亚细亚地区各民族史前时期的文物。在考古博物馆有大量古希腊、古罗马时代的文物,其中马其顿国王亚历山大的巨大石棺,是公元前4世纪希腊艺术的杰作。在考拉教堂,有大量关于圣母、基督和使徒的壁画,是拜占庭艺术的代表作。在苏莱曼清真寺,雕梁画栋、镂金刻银,有许多奥斯曼时期的艺术珍品。在市内西岸旧城区里,历代各帝国时期遗留下的石砌古堡、城垣、塔楼、渡槽随处可见。

最能说明伊斯坦布尔是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汇点的名胜古迹是阿亚索菲亚博物馆、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蓝色清真寺)和托普卡珀宫。其中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是奥斯曼帝国时期最著名的历史遗迹。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建成于1616年,与一般清真寺不同的是它有6个宣礼塔。是世界上现存的唯一六塔清真寺。由于它的四周墙壁镶嵌着两万多块蓝色花瓷砖,使得大厅里光线显得格外柔和、静谧,故又称“蓝色清真寺”。据传烧制这些瓷砖的工匠是从波斯招来的,所以它展示了奥斯曼建筑艺术和东方建筑艺术的渊源关系。它不仅是历史的财富,也是一种精神的支持,见证历史,让我们更有勇气面向未来。

今年第四十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在伊斯坦布尔举行,7月11号科教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开幕式中说到:“这个会议的重要性并不仅仅是在名录中添加新的遗产地,而是要重申人类价值观和人权。这项工作是在治愈我们受伤的记忆,利用遗产让我们重获自信,并展望未来。”正像她所说的,奥斯曼帝国所遗留的文化和精神是一种治愈,一种力量,不仅是对于土耳其人民,也是对全世界人民。所以,奥斯曼帝国是一段我们所有人都不该遗忘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