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土耳其慈善机构“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与情报机构“土耳其国家情报局”共同助长极端分子气焰

作者:阿卜杜拉。博兹库尔特

根据土耳其秘密调查行动中所获取的一批机密文件的记载,饱受争议的慈善组织“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和土耳其情报机构“土耳其国家情报局”在共同助长极端组织的气焰。

我从可靠渠道获得了这些文件的复印件。文件中清楚记载着,“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主席Bülent Yıldırım和土耳其情报机构狼狈为奸,在叙利亚和土耳其境内运营极端分子网络。他们还在内阁会议上向土耳其政府汇报了其网络的规模。这赤裸裸地证明了,该基金会的基层人员受到了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及其政府的鼓动,而埃尔多安总统正需要政治方面的掩护,来应对民众的压力和指责。这一切有力印证了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上的控诉,即该基金会在土耳其政府的掩护下向叙利亚的极端组织提供武器装备。

在得到法院的批准后,该秘密调查行动获取了自2013年1月6日至2013年12月17日期间142份监听电话的通话文本,并借此调查各伊斯兰极端组织。调查人员发现,有一位名叫Veli Çayır的情报人员正是土耳其情报机构负责人Hakan Fidan的左膀右臂。看起来“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主席和Çayır之间建立了特殊的热线通话渠道,他们之间可以随时通过电话讨论基金会在土耳其境内外的活动进展,而这些活动都打着慈善的旗号。根据2013年2月25日的监听证据,Çayır明确告诉Yıldırım,自己受命于土耳其国家情报局负责人Fidan来与其共事,可全天候随时接听电话。

监听记录显示,他们想尽量避免使用手机通话,担心会泄露机密信息,因此更倾向于使用信使来传递敏感信息或在安全的地点直接面谈。Yıldırım似乎偶尔到访过土耳其国家情报局位于安卡拉Yenimahalle区的总部。尽管如此谨慎,他们还是在通话中无意间泄露了很多信息。监听通话中披露的信息足以证明,“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和土耳其臭名昭著的情报机构狼狈为奸。由于该基金会已渗入欧洲以及海外多个国家,隐藏在慈善和人权活动的外衣之下开展活动,因此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担心,埃尔多安的触角很有可能已伸向定居他乡的土耳其和穆斯林群体。

2013年5月4日,Yıldırım和一位名为Adem Özköse的亲极端组织记者通话,告诉他们应该前往叙利亚参加战斗。当Özköse问到他们在叙利亚能做些什么的时候,Yıldırım说他们应向叙利亚极端分子提供武器或者购买武器所需要的资金。他说他已经厌倦了毫无成果的抗议会议。在2013年11月23日截取的监听电话中,“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主席滔滔不绝的谈论着他是如何斥责穆斯林学者的,因为这些学者指责基金会在人道主义援助的外衣下贩运武器。他说,他告诉那些穆斯林学者,基金会仅仅是在提供援助时运送了小型武器,而其他组织则运送了导弹。

事实上,该基金会的确向叙利亚境内运送过武器。根据2014年1月份对土耳其东部Van省境内基地组织的调查结果显示,该基金会成员伙同土耳其基地分子,在慈善活动的伪装下,向叙利亚境内的武装分子运送物资。恐怖分子利用土耳其境内Kilis和Kayseri省的运输中心向叙利亚境内的极端分子提供资金、药品及生活物资。2012年以来警方情报部门就对该地进行了监控,最终捣毁了恐怖分子窝点。该窝点头目是37岁的İbrahimŞen,他是一名基地组织恐怖分子,伙同该基金会和其他组织在土叙边境一带招募成员并进行走私活动。

Şen因其与基地组织的联系曾被关押在巴基斯坦,随后转移至关塔那摩监狱。2005年美国决定将其移送土耳其。根据土耳其方面的调查报告,他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便在土耳其国家情报局内工作。很显然,由于政府给他的掩护以及和土耳其国家情报局签订的秘密合同,他省去了很多法律方面的麻烦。他于2014年1月被捕,2014年10月被起诉,但在2014年10月第一次法院听证会后被释放。

调查人员认为,Şen利用这些非政府组织隐瞒了其向极端分子非法运送物资的行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这些非政府组织自愿加入进整个网络,对于他们所参与的事情心知肚明。通过调查,警方发现Şen在向叙利亚境内走私物资时有三个同伙,分别是Ömer FarukAksebzeci(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Kayseri分会)、Recep Çamdalı(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Kayseri分会)和İbrahim Halil İlgi(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Kilis分会)。Şen和这些同伙的通话记录显示,他们计划使用救护车将物资运送给极端分子,因为边检人员禁止皮卡车进入叙利亚境内。

根据俄罗斯于2016年2月10日提交给联合国安理会的情报文件,俄罗斯认为“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向叙利亚境内的极端分子非法走私武器装备。该文件甚至记载了该基金会所用卡车的车牌号。车中装满了武器装备和物资,目的地便是包括努斯拉阵线在内的基地组织分支机构。

根据我所获得的机密文件,该基金会主席Yıldırım与叙利亚境内的反叛分子狼狈为奸。例如,2013年5月28日,Yıldırım告诉其在土耳其国家情报局的线人,基金会正在联系伊斯兰旅(随后更名为伊斯兰军)头目Zahran Alloush,安排他自己、其副手Abu Nour和国家情报局官员会面。伊斯兰军是一个萨拉菲圣战组织,活跃在大马士革周边及土耳其境内。随后Alloush在2015年12月25日叙利亚空军的空袭中丧生。

在2013年6月12日的通话中,Fidan的助手Çayır打电话给基金会主席,要求基金会为拉赫曼军团提供支持。该军团为武装反对派,盘踞在土叙边境Cilvegözü (Bab al-Hawa)一带。他说该军团物资匮乏,要求基金会给予援助。2013年8月16日,Yıldırım告诉其在国家情报局的线人,有同伙在叙利亚被捕,供出了重要信息,他的手下录下了一切,打算将视频交给土耳其情报机构。2013年5月13日,Yıldırım打电话给Çayır,告诉他会有一名武装人员来到土耳其,对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成员实施袭击。该委员会受土耳其支持,总部位于伊斯坦布尔。他说他是从可靠渠道得到的这条情报。

在2013年7月11日的通话中,Yıldırım提到的一项行动需要叙利亚的一伙儿人跨过边境。他告诉Çayır,他怀疑参加行动的人员不太可靠,行动可能失败。他说他会和现场的情报人员协调行动方案。他同时还说,基金会的团队发现当地村民拥有炼油时会用到的高危险化学物质。

在2013年3月23日截取的通话记录中,基金会主席Yıldırım和土耳其国家情报局官员Çayır提到如何在叙利亚境内完成在押人员的交换事宜。武装分子俘获了叙利亚空军的一名女性军官,要移交给基金会,同时巴沙尔·阿萨德政府需要释放被俘的一名反对派武装人员。根据计划,这名女性军官应在阿勒颇移交给基金会,并转送至土耳其国家情报局,随后再转移至伊朗。

基金会不仅仅是在叙利亚境内从事武器贩运的行径。根据所披露的埃尔多安女婿Berat Albayrak的往来邮件,该基金会同时还向利比亚的武装派别提供武器装备。根据这份机密文件的记载,一家破产的海运集装箱公司要求土耳其政府支付赔偿金,理由是其船只在2011年按照土耳其政府的指示在利比亚各港口间运送武器装备时受到了损坏。该文件详细记录了土耳其政府批准向当地武装人员运送武器装备,而这项任务的合同方正是“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

这些确凿的证据都证明,“人权、自由和人道主义援助基金会”不仅仅是个慈善组织,还是个秘密的合同方,暗地里从事土耳其国家情报局的行动,听命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由于其活动遍布世界各地,包括欧洲和东南亚等地,因此该基金会及其成员的一举一动都需要被密切监控,他们的任何企图都应被挫败,不管从表面上看起来,他们是有多么的与世无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