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琴者.道也 记土耳其传统乐器巴拉玛(Bağlama)制作大师霍尔泽

在当今世界,工厂批量生产的产品充斥各处,传统乐器手工制作技艺正处于被边缘化的境地。奥泽(Hüseyin Özer)是土耳其仅存的传统乐器巴拉玛( bağlama)的手工制作大师,巴拉玛是一种与琵琶类似的长颈弦乐器。

奥泽出生于土耳其中部西瓦斯省西瓦里亚兰村,这里也是传说中民间音乐家和诗人Aşık Veyse的出生地。之后,他移居伊兹密尔,现在他在这个爱琴海沿岸城市的巴斯曼区拥有一个小作坊,该地区也是叙利亚难民的定居地之一。

1966年,奥泽14岁时遇到了一位乐器大师,这位大师对他说:“如果你感兴趣并且愿意付出努力,那就进来学艺吧。”奥泽说,他的祖父是少数阿列维派的长老,他们的成员会在各种仪式上演唱和演奏巴拉玛和其他乐器。

“人们从周围的村庄来到我们的村子参加宗教庆典。他们总是在我们家演奏巴拉玛,我的父亲得知我将追随一位巴拉玛大师学艺时非常高兴。”

在伊兹密尔学习了几年手艺后,奥泽想出去闯一闯。

“我听说在安卡拉有一位叫优素福的大师,人们对他交口称赞。于是我决定去找他,在拒绝了我很多次后,他终于松口愿意收我为徒。我从他那里学到了这项技艺的更多细节,之后我返回了伊兹密尔。”他说。

但是,奥泽发现他在伊兹密尔已无家可归,在他最困顿之时,民间歌手、巴拉玛艺术大师厄塔什向这位年轻的工匠敞开了大门。“厄塔什把他的房子租给了我,却从未向我要过租金。我们的友谊就是从那时开始的,我为他做了两件乐器。”奥泽说。

“有一次,厄塔的父亲赶路时,不小心从驴上摔了下来,他放在马鞍包中的巴拉玛被摔成了碎片。厄塔什带着他这把破碎的巴拉玛来找我,我用镊子一点一点地把它们组装起来。之后,厄塔什用它举办了一场音乐会,现在这把巴拉玛已经被博物馆收藏了。“

奥泽说,他为许多知名艺术家制作过乐器,从厄塔什到埃罗格卢,从贝尔克斯卡娅到沙巴哈特·阿克拉兹。但是现在他很沮丧,因为如今,很少有人想要手工乐器,也没有人培养新一代巴拉玛大师。

“我是住在伊兹密尔的最后一位巴拉玛大师,所有的大师都去世了。”他说。他批评现代巴拉玛制造商,称他们的目标只是大规模生产,但是对乐器的灵魂却一无所知。

“他们正用超级胶水制作乐器,而我仍然沿用古法热熔胶把这些部件粘在一起,等待,等待,干燥,干燥……。现在它们批量生产乐器——一股脑儿粘在一起。两天后,琴颈弯曲变形了,你根本无法再演奏。他们每周制造70到80把乐器。年轻人对艺术没有任何感觉,没有人在意乐器的灵性或宽度,没有人关心乐器的弹奏效果,也没有人关注木材纹理的细腻。“

一方面工厂大量生产巴拉玛,另一方面弹奏它的人却在减少,因此奥泽每周都会抽出几天为年轻人授课。

“开始演奏前,我会掸掉身上的灰尘,我们总是被灰尘包围。当我拨动琴弦时,我就忘记了所有的麻烦。这个乐器让我放声大笑,让我纵享美好时光,对我来说,它就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奥泽说。

最后,奥泽用巴拉玛弹唱了一首抒情诗,结束了我们之间的聊天:

“我爱上了一个美女,

所以僧侣们用拳头揍我。

在我的白日梦和夜晚的梦中,

风把我扔在沙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