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到2016年底,萨里已经削减了三分之一的员工。他说,大约就在那时,土耳其的银行家们率先“嗅到了危机即将来临的味道”。 “那时我的公司信誉良好,但是我去银行申请贷款时,他们开始说‘哦,我们需要咨询地区总部’之类的话。” 每当里拉出现波动时,人们总会第一时间将目光投向中央银行,然后转向总统,民众认为他将有力抵制支撑货币所需的更高利率。 在目睹他的前任的政治生命断送于财政危机后,埃尔多安政府一直保持财政紧缩状态,公共债务在经济中的份额急剧下降。现在,作为经济增长驱动力的公共债务,已经被私人债务所取代,而这需要资金。 一种与众不同的危机
阅读更多...

土耳其的债务危机是如何产生的 (一)

埃尔多安式的增长模式首先是由廉价资金推动的,2018年,它终于被耗尽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破产的故事。”杰姆·萨里说,他刚刚经历了自己的版本,而在一年时间里,这又演变成了全国性的创伤。

土耳其里拉走强经济紧缩 通胀率下降

月度价格跌幅大于预期,这表明虽然里拉自8月以来的复苏,有助于部分减轻制造商的负担,但经济收缩和减税措施仍然产生了一定影响。央行最近的举动和政府向市场传递正统信息的类似行动也起到了重要作用。

关注我们

  

时政

土耳其警方缴获六本《托拉》手抄本

据T24新闻网周四报道,近日土耳其西部乌扎克地区宪兵司令部从两辆受到监控的可疑车辆上,缴获了六本《托拉》手抄本。 据了解,宪兵部门收到情报称,一些历史文物将被带到乌扎克地区出售。宪兵队在经过一系列调查后,将目标锁定在了两辆可疑车辆上,并最终成功缴获待售文物。据悉,这些手抄本已被归还给展出机构。 在此次行动中,宪兵逮捕了两名案犯。

德国拒置评土耳其情报部门在2016年未遂政变中的作用

据“德国之声”土耳其语频道周四报道,德国政府以涉及“国家利益”为由,拒绝就议会有关“土耳其国家情报部门(MİT)在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中的作用”的质疑做出回答。 稍早前,德国自由民主党(FDP)向议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土耳其国家情报部门在土耳其未遂政变中的作用”的议案,并提请总理默尔克做出回答。

土耳其前反对派记者因涉加齐公园抗议活动面临逮捕

据土耳其官方阿纳多卢通讯社星期三报道,作为调查2013年伊斯坦布尔加齐公园抗议活动的一部分,土耳其当局已对新闻记者敦达尔(Can Dündar)发出逮捕令。 检方称,敦达尔在抗议活动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并通过社交媒体加剧公众骚乱。报道表示,敦达尔支持的恐怖组织反抗警方执法。因敦达尔已流亡海外,目前尚不清楚土当局会采取何措施实施逮捕。

财经

数据显示土耳其11月份经济温和复苏

土耳其里拉自9月以来呈现上升趋势,土耳其政府在媒体上发起了一场全面的舆论造势,口号是“最坏的已经过去”。尽管该国稍早前推出的新经济计划对财政做出了承诺,亲政府媒体纷纷报道称,新的社会福利计划每天都在出台。而据称将有效抑制通胀,对所谓“囤积者”和“哄抬物价者”的盲目打击,将以牺牲小企业的偿付能力为代价。

土耳其农业在多重压力下面临崩溃

土耳其政府控制物价上涨和打击奸商的举措影响了农民的生活,因为洋葱和土豆价格的上涨,当局突击检查仓库,并称在那里“发现了数千吨库存”。据Ahval新闻报道,土耳其里拉的疲软打击了依赖进口燃料、化肥和杀虫剂的农民,并引发了高通胀,尤其是食品成本,这导致消费者必须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土耳其经济收缩愈发明显

土耳其日历调整后的工业生产指数同比下降了2.7%,标志着持续23个月的经济增长期结束,至少3/4的经济收缩开始。土耳其官方给出的9月份未经调整的工业生产数字为4.6 %,9月份工业生产的市场预期年增长率为1.6%。